江山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生活,就是在磨砺中成长

来源:江山文学网   时间: 2020-06-23

很久了,想写一点儿关于自己的经历,但一直拖延,就像有拖延症。但总是这样拖延,心里也总是有些不是滋味。终于在今天,我下定了决心要记下这段经历,不为别的,只想让自己有些回忆。

想想自己的经历,似乎有很多磨难,小时候体弱多病,学游泳差点淹死;玩电被电从书桌旁打到三米外的床底下,全身麻木;玩火把别人家的麦秸垛烧着,烤坏衣服……这只是一部分。

关于亲情

小时候,我一直生活在幸福的时光里。亲情,友情,使我感到世界充满了阳光,从没为零星琐事操心。就这样开开心心同伙伴们的度过了我的童年。记得小时候,我是个体弱多病的孩纸,经常胃里不消化,呕吐,恶心,大约每两周就要打一次点滴,让邻居小坤替我到学校捎假,他回家后总要到医院看看我,这份情谊真的很珍贵,估计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打点滴时,爸妈总要留一个人陪着我,每次都是我打着点滴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他们帮我看着吊瓶,然后我出一身汗,在睡梦中惊醒,病也好得差不多了,但爸妈还在看着吊瓶,那是一种深深地感动。

农忙时爸妈偶尔不在家,我便被送到奶奶家,这时便是爷爷照顾我。记得有一次我老毛病犯了,恶心呕吐,爷爷在医院陪着我,而我还是打着点滴睡着了,迷迷糊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出了一身汗,猛然惊醒挣扎起来,爷爷赶紧按住我扎着针头的手,吓了一跳。直到我打完吊瓶,爷爷才松了口气。

说来也怪,我伯父家的哥哥姐姐还有叔叔家的弟弟都是奶奶看大的,唯有我喜欢找爷爷,也是他最早教我四子棋,做手工作品——面包,小船,以及最基本的做人道理。爷爷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他的孙子孙女考上大学,看着我们成家立业。为了鼓励我们学习,他对我们实行奖励制度,只要考上大学就奖一千块钱,结婚奖励一千五。钱虽然不多,但也是他的良苦用心。

爷爷很勤劳,很正直,也很善良。他是我见过的最和蔼的老人。他曾是一个炼钢工人,从刚开始工作时每天一元的工资一直干到退休,这才有了现在每个月几千块钱的退休金。老爷爷从没盖一处房子,我们住的这几处院子也都是爷爷一手盖起来的,连新房加翻盖大约四五处,听爷爷说那时还没有现在的砖,盖房子所用的砖大多是原来的青砖。让老爷爷去世前也住上新房子了。

爷爷退休后,便以扎扫帚赚些零花钱,每次去赶集,爷爷总给我们些零花钱去买吃的。每次下雨,爷爷总要拿着铁锨把门前的路铺平北京癫痫医院都有哪些 ,方便过往行人。等到我上学了,爷爷告诫我,不要拿别人的任何东西,没有的爷爷给钱自己买,这也算是对我最早的素质教育了,但很深刻,这也早已成为了我做人的准则。爷爷很重视礼数,我们家族也算是个大家族,爷爷在这方面也特别重视,从小就教我们跪拜之礼(亲戚去世祭奠时的形式),酒桌上端茶倒水的礼数,这些都不能乱。

在爷爷的监督下,我的成绩不敢落后,一直是爸妈眼中的骄傲,奖状、奖品也贴满了墙壁。爸妈也辛苦的工作,爸爸出去打工,妈妈在家种地。每隔一段时间,爸爸总会带上一大堆礼物回家,每当这个时候,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候,那幸福满满的,毕竟小孩纸都是很容易满足的。随着你是年龄的增长,初中了,开始了我的住宿生活。我觉得我还应该算是一个比较独立的男孩,第一次去住校,我就是自己骑自行车载着被子去上学的,以后也没用爸妈操心。

我每周回家,爸爸也回家,虽说是住校,但幸运的是每次回家都能团聚。每个周五回到家,无论多晚,我都要到爷爷家吃顿饭,爷爷总是看着日历记着我回家的日子,所以,回到家报个平安,也可以让爷爷安心。在学校,我觉得表现还算不错,初中我的成绩继续保持,原本体弱多病的我开始加强体育锻炼,初中三年来,从未旷过一次早操,课间操也不例外。也许这种方式很有效果,也许是我的免疫力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在增强,我不再是那个体弱多病的小病秧子了。

三年来,只呕吐了一次,感冒了一次,但也不必打点滴了。到了初三,为了能够顺利的进入县城最好的高中,同学们都在努力,也在加强体育锻炼,以便在体育考试中获得更高的分数。我知道自己不擅长体育,但也加强了练习,跳远,单杠,肺活量,跑步,大家一点点进步,最终我轻松进入了一中的校门。我的体格不断增强,妈妈的身体却有了些变化。初二下学期,妈妈感觉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说是心肌炎,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身体得以恢复。也就是在那个暑假,我开始学习做饭,开始学着做家务,学着开家里的那破旧的三轮车。

高中,是我经历太多打击的一段经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读高一时,我的姥姥去世了,姥姥很疼我,但毕竟没有长时间在一起生活,我很麻木。那天天在下雨,妈妈打来电话我没接到(高中不允许带手机,我平时放在宿舍),当我回过去才知道姥姥去世的消息,家里怕担心我的学习,没让我们回去参加葬礼。也许老天就是喜欢愚弄人,不会让人顺利的度过一生。高一刚结束,就在我期末考完最后一场走出考场的那几分钟,爸爸打北京那家医院看癫痫病好来电话,告诉我妈妈住院的消息,到那天,妈妈已经住了十七天院,而我对这却一无所知。

我早已计划好的,高二在校外租房子住,自由便宜,便先去交了两月押金。那天没有回老家的车,朋友小坤在那打暑假工,便在他那住了一宿。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早早的去了车站,直到八点才坐上回家的车。谁想客车乱档,出故障了,原本不到俩小时的车程到家时十二点了,草草的吃过午饭便独自坐上了去医院的客车,从没去过那家医院,也不认识路,下车后一路打听最终找到了。

还记得在周末回家时,就没见到爸妈,爸爸原来在城边打工,我一直以为妈妈去帮忙了,奶奶只说妈妈去城里了。临回校,爷爷还特意问我生活费带够了没,婶说要到地里看看,天刚下过雨,也顺便送我去车站。我也没多想,后来想想忽然觉得自己好混,好愚蠢。打那以后,爸爸带着妈妈踏上了寻医问药的路,看老中医,去大医院,求神拜佛,哪有希望就去哪看,喝了不少中药,看了不少医生,还是没能阻止病情的恶化,成了那可怕的尿毒症患者,只能每周两次透析。还好,新农合给免去了一大部分的费用,现在每做一次透析不到一百元,这个费用还是可以承受的,听说以后还可以再减,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再后来,就到了高三,爷爷看着哥哥姐姐考上了大学,成家立业,最终没能看到我的那张录取通知书。爷爷走了,走的那么迅速,记得周末回家,爷爷还在教我如何扎扫帚呢,现在想想,他是要把他那门手艺留给我。在学校的那个周六我习惯性的给家里打电话,当听到爸爸变了声的嗓音时,我猜到爷爷病重住进了医院。的确如此,爷爷得病六七年了,肺癌,老年人又不能动手术,除了他和奶奶,家里人都知道。一直让爷爷吃着药,就说是补钙的。

有段时间爷爷喘的厉害,当时也曾问我,那药是什么作用。我偷偷的将说明撕去,骗他说是通肺的,他也没有再问。爷爷走之前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哥哥姐姐还有弟弟都去看他了,只有我在学校,没有见爷爷的最后一面,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直到周一早上,姑姑来接我,爸爸来电话让我请假回家,我还被蒙在鼓里,我还以为爷爷病好出院了。当看到姑姑车上那刺眼的黄纸时,我才意识到爷爷已经走了,进了村子,听到哀乐,我的心彻底的冷了,飞奔着跑回家,看到的却是灵堂,而爷爷却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走进灵屋看着爷爷穿着整齐的寿衣躺着,想着爷爷生前对我们的百般疼爱,想想以后再也见不到爷爷面容,听不到爷爷声音,不觉得鼻子发酸,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吉林轻微癫痫病医院/p>

送走了爷爷,我又回到了学校,为了满足爷爷那份遗愿,我也要考下去。说实话,在高中我的成绩下降了不少,我也总结过原因,很多很多。但也很幸运,我还没沦落到连大学也考不上的地步,虽然进了个不是很好的大学,但也完成了爷爷的那份遗愿,但毕竟也是个本科生,在这儿,我依然可以奋斗。

关于友情

友情这个东西,你永远看不透,但一旦有什么事,除了父母,朋友比什么都管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友谊圈,我觉得我的友谊圈很小,但却很靠得住。有几个发小,还有几个后来认识的朋友。几个发小是一起疯到大的那种,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一起偷地瓜,烤鸡,烤玉米,钓鱼,这就是童年。

真正体会到分别是在初三,他们俩去职业中专走的时候,我才发现,在一起久了分开了心里空落落的。记得他们走时,我们正在考试,那一场是政治,他们包车去阳谷,我去楼下送他们,当转过身来,眼泪便抑制不住了,那场政治都是哭着考完的,晚上睡不着,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泣,老冯只好打通了电话,通过话心情才算平静下来。我不知道,当时我怎么那么懦弱。

初三毕业,聚会的时候,等到大家伙都撤了,我们三好好喝了一通,然后抱头大哭,这时我知道不只是我,他们也一样,虽然比我大,但这分别的痛苦仍是那么撕心裂肺的,想再找到这样的朋友真的不容易。高中,我曾有过退学的念头,是亲人的殷切期望和朋友的鼓励使我坚持下来,我忘不了他们的话:缺钱了,多了拿不出,弟兄几个凑凑还能凑个几千的,家里有困难,有农活忙不过来,招呼一声,弟兄们能帮都会帮得。

也的确是这样,农忙时,也确实用了到这些兄弟。正是在这帮兄弟的支持下,我才考上了大学。高中也认识了一帮伙计,他们待我很好,我今生不会忘记这些弟兄们。这些兄弟在一起做的事多了,感情自然也就深了。说道友情,老师的情谊也可算作友情。王萌,我高中老班,一直鼓励我,想方设法帮助我也如朋友一样。

关于爱情

爱情是把双刃剑,两个人互谅互让,互爱互敬,幸福的生活固然是好事。但要找到适合自己的也不是件易事。人人都有自己的初恋,我也相信初恋是最美好的,也是最真挚的爱情。初中,我曾被同班的一个女生吸引,习惯和她说话,习惯开她的玩笑,但从未去表白。有很多事我习惯埋在自己心里,不愿说出来,只想用行动证明自己,大同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有效果但往往会错过很多,这也许是缺乏勇气的表现。我觉得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种行为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那个女生成绩很好,说话很犀利,很喜欢交朋友,重友情,于是我一直以她为榜样,她算不上我的初恋,只能说是我的暗恋。无论怎样,那都不会长久,虽然会一直记得,但会随时间变得模糊,也罢,随他去吧。我更相信不是所有的初恋都能够踏入婚姻的的殿堂。相爱就是要相让,这是我高中老班的签名。她是过来人,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学生,但我比较认同这个观点。真正那个陪着自己白头携老的人,肯定是那个能与你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的人。

从小到大,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也有自己的追求者,但我不会轻易许诺,因为我想要的是两情相悦。扪心自问,没有背景,没有工作,解决不了温饱,拿什么负责,拿什么给她幸福?所以对於爱情,不啬求,不强求,一切随缘。生活还是要继续,也许,在大学可以找到一个相濡以沫的人,找到一个可以共同奋斗的人,那样也好;倘若有,呵护她一生,倘若没有,那又怎样?无论如何要对的住自己的良心,做个负责的人,有原则的人。

我的兴趣

说到我的兴趣,我觉得很特别。除了像别人一样喜欢以乒乓球为乐,还喜欢修理一些小东西。小时候挨电,与死神插肩而过,却更喜欢与电打交道。家里所有老化的电线全是自己换上的,坏了的电视机也被我拆开,修好;拆过风扇;换过洗衣机的定时器;修过冰箱的温控器;家里的自行车,电动车拆了又装;修过摩托车电路;组装过电动三轮车;自己用过的手机被我拆开不只一次……很多很多。

每当看到那些坏了的东西,手就痒痒起来,想实现物质的最大利用率,于是开始不断地修,不断地改,即使对那东西一点也不了解,也要拆开看一看,看看能不能有幸把它修好,直到它完全报废。于是家里的所有电器,车子的维修和保养也交给了我,爸爸从不插手。

也正是因为这,我选择了机电系,阴差阳错的学了自动化。有句老话:学了机电,就用不上新东西,因为他们会修。当然,这只是戏言。一直在想,毕业后首先要找一个稳定的工作,虽然我也不知道将来会从事什么工作,但我觉得应该离不开和电打交道,离不开和机械打交道。至于现在,只有不断充实自己,将自己的厚度增加起来,才能为以后铺下坚实的路。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本精彩的书,而我这本书,应该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wzdq.com  江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