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感人肺腑的小品剧本《寻人启事》文学小说www.hlmsw.cn,南航学生被舍友刺死

来源:江山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人物:刁士男及刁妻袁芳,小白及其丈夫孔先生

刁妻(从观众位上场):哎呀,都说这生活是五彩缤纷七彩斑斓,我看哪,就两彩:有人欢乐有人愁。有人愁了白头,有人愁了跳楼,有了愁了喝酒,有人愁了划舟,不是有这么句词吗:只恐双溪划龙舟,载不动,许多愁。龙划过去了,蛇游过来了,哈哈哈哈。(对观众)什么,美女蛇?不不不,观众朋友们,我属蛇,可我不是什么美女蛇,(指观众)美女蛇在那,那不,那是小青,那是白娘子,那是许仙,(叫)许仙,你和娘子可好?还愁不愁啊?

对了,有人愁了他不白头来不跳楼,不喝酒来不划舟,他就是一展歌喉,听,歌喉来了——

刁(从舞台一侧上场,边走边唱):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愁啊愁,愁就白了头…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

刁妻:住口!你都立冬了还少年头,你害不害臊啊?快给我住口!

刁:住口就住口,谁怕谁啊?君子住口不住手。

刁妻:不住手?你还想来点家暴啊是不是?老头啊老头,我说你什么才好呢,年轻时你逞强好斗,现在呢你又不住口地愁啊愁,都愁了15年了,今天,你得给大伙整个痛痛快快明明白白,你说你到底愁个啥?说!

刁:那我到底是住口呢还是不住小孩抽搐的解救法口?

刁妻:该住口时就住口,

刁:(唱)该出手时就出手,(白)对了,这愁啊,就是从出手开始的(出手动作)。

刁妻:什么,你又大打出手了?把人残废了?潜逃了?忏悔了犯愁了是不是啊老头?我说你就不能做个善类?不能从良吗?我说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好端端一条美女蛇,咋就偏偏缠上你这么一条威胁人类的眼镜蛇了?

刁:我不戴眼镜啊,顶多我就一条响尾蛇。

刁妻:你不声不响不行吗?非要一声响动残害忠良?我这年年月月地跟你耗着,这啥时才是个头啊。

刁:还好你不属牛,属牛的到头了就是鬼,你到头了就是神了。

刁妻:啥?啥意思?

刁:不是说牛鬼蛇神牛鬼蛇神吗?牛鬼蛇神就是,牛到头了就是鬼,蛇到头了就是神。我的蛇神,你还是温柔地地缠着我吧。

刁妻:(一乐,戳其后脑勺)那你刚才说的出手,到底咋回事?你大打出手逞英雄了?风风火火闯闯九州了老伴?

刁:你以为我是小日本啊,动不动就出手,我也不是美国佬啊,哪里都插手。一般情况下我是不用出手的,我一跺脚,那就是地震,一出手,那就是飞沙走石山崩地裂,所以我没敢出手,我让别人出手了。

济南有哪几家正规的癫痫病医院

刁妻:啊?是别人大打出手打你了?难怪你愁了这么多年,你这把老骨头没哪儿残缺吧老头子?(抚摸刁全身)

刁:没事没事,只是那次出手之后,我这脑子就(拍脑袋)——

刁妻:啊?你脑残了?难怪你成天唱唱喏喏神神叨叨地,这可不得了,我这就考考你,看你几级残废。您尊姓大名?

刁:大丈夫坐不更名立不改姓,老夫刁士男是也,刁德一的刁,绅士的士,男子汉的男,刁——士——男——。

刁妻:您老高寿?

刁:五十刚出头。

刁妻:那我叫什么名儿?哪几个字?

刁:你看你都残到啥程度了,连自己年会小品剧本啥名都不知道了。袁芳,袁世凯的袁,芳——(抓后脑勺)

刁妻:芳草的芳。

刁:啥?芳草?都霜打的茄子蔫成啥样了,还芳草。就说你们家袁世凯吧,好像也就芳香了个把月38天是吧?哼哼,袁芳,你怎么看?

刁妻:我怎么看?我呸!人家明明香了83天,怎么你脑子里只38天,还有45天都被你残缺了?残酷地缺斤短两了?再说了,他在我们袁氏家谱中,也实在算不上回事,充其量也就一个临时编制。

刁:啊,你们把袁大头也当临时工了?谁出事常见治疗癫痫的方法都有哪些了,谁就是临时工,撇开了,完事了!苍天啊,我今儿个总算是大开眼界了,天下竟有这样的临时工,史上最牛临时工。

刁妻:是啊,他就是最牛临时工,——临时大总统,怎么了不服是吗?那你也临时临时?

刁:我也临时公?临时老公?我都幸临你十多年了,早转正了是不?咋还临时公呢?自从我一纸休书,哦不,一张结婚证书就海枯石烂地把你接管了,就一片苍茫了。

刁妻:接管了?

刁:对,接过门来管我了。

刁妻:那咋还一片苍茫了?

刁: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就我两,只可惜好景并不长,难为你绝代家人空惆怅。

刁妻:(笑)绝代佳人,算你火眼金睛,有眼力。我真的那么漂亮?

刁:这看要和谁比了,要和我们家刁蝉比呢,差距也就那么一点点,就一字之差。她是绝代佳人,你也是绝代家人,这没儿没女绝了后代,这还不绝代家人还啥?

刁妻:你、你,你敢损我,就你这穷山恶水山崩地裂的险恶生态,谁还能绝处逢生?还损我。

刁:那也不能临时公啊临时公的,多难听,患难夫妻才是好夫妻是不,我们可以慢慢改善这险恶生态,那指定会前仆后继、后继有人、人丁兴旺,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拉萨哪里看癫痫病刁家数十年。袁芳,你怎么看?

刁妻:看什么看,别贫嘴了临时工(打嘴),哦不,你说,那次你大打临时工之后(又打嘴),那次别人对你大打出手后,你脑子到底怎么了?说,你给我细细道来:时间、地点、人物,起因、发展、高潮,还有结尾。

刁:你这是叫我写记叙文呢,还是写小说?

刁妻:当然是记叙文了,谁叫你瞎编小说了,小说那也得是纪实小说,纪实小说你懂吗?

刁:略懂略懂,那肯定不是魔幻,基实基实,就是基本真实,这个没问题,我肯定把握得好。

刁妻:少废话,你马上给我如实招来。

刁:(清嗓子)哼、哼,本故事子虚乌有,说反了,本故事绝无虚构,版权所有,翻录必究,如有雷同,纯属惯偷。袁芳,故事是这样的:15年前我陷入传销… …

刁妻:啥?你还偷鸡摸狗地搞过传销?这全国不是在严打吗?怪不得你这么穷山恶水的,原来你伤天害理在先,你脑残啊你。

刁:往事不堪回首:我一脚陷进去以后,全天候受他们特殊保护,天天被他们洗脑,后来身无分文一贫如洗,真的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求生不能求死无门。在这危难关头,有个刚认识不久的女孩,对我慷慨、解、解… …(扯口袋)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wzdq.com  江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