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青年打工者文学小说www.hlmsw.cn,本拉登集团

来源:江山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一:篝火夜 这是一所坐落在大山里面的职业高中,学校四面都是挺拔的山峰,郎朗的读书声回荡在村落上,村民每天起早贪黑的劳作着,学校前面是一条街道,街上人烟稀少;街道不是很长,十几分钟就可走完整个大街。在往前走,是一条长河,河的原始不知何处?也没有谁具体的去探究过;只是听大人说它贯穿三省,总体长度惊人。溪水清澈、明镜,祖祖辈辈一直流淌在这,生生不息…河边是一望无垠的芦苇荡,学生放假了,都会在荡子里戏耍。要是夏季,肯定好多的小伙伴在这河里游泳。80年代的乡村学校,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一切历历在目。 “还有十分钟就下晚自习了”,杨明看看手上那块已经满是划痕的电子手表,这块防水电子表他每天都带在手上,甚至洗澡、睡觉的时候也不会取下,这也是杨明身上唯一的装饰品…同学们常取笑他:“这块手表就要跟你连为一体了。”杨明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一笑… 因为这块电子表是邻班那个女孩送给他的,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正好赶上杨明生日,杨明另外请了本班的三个要好的朋友,在学校外的小餐厅一起喝酒、谈天;酒过三杯,三个朋友都有些醉意,身体有些发热,面颊丝丝红润。杨明顺手脱了有些破旧的皮夹克,思维也感到有些混沌。 这时从小餐厅外进来一个女孩,还背着书包。这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大大眼睛上面淡淡的眉毛,一身学生服,走路时候喜欢把双手放在腹前,迈着小碎步子,看起来有些清秀,有些羞涩。女孩径直的走到杨明的面前,然后低着头在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红色的小木盒,放到杨明面前,头也不癫痫的治疗费用贵不贵呀抬起,只听女孩用甜美的声音说道:“知道你今天生日,把这个送给你…这…这…盒子是我…是我…亲手做得。说完一阵小跑转身就走了… “你小子走桃花运了,我们怎么不知道?你小子不哥们儿啊!”杨明一个朋友说道。杨明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不认识那个女孩,他静静地看着这女孩的背影,仿佛前生相遇过…在某个阶段,某个时间…打开那个精致的小木盒子,还有一些油漆味道。里面装的一个带夜光的电子手表,那时候买一个电子手表可能要花上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杨明没有想到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竟然会送他这么贵重的礼物,一时,呆呆的,把桌上杯中的啤酒一口全喝光了… 后来打听才知道,这个女孩名叫柳燕,是邻居班级的文艺委员,不但人长的漂亮,歌声也很美…两个月后,杨明写了一张小纸条把柳燕约了出来,柳燕也按时赴约;柳燕平日里话不多,但和杨明在一起时候,总有说不完的话。每当杨明问柳燕怎么认识自己的时候,柳燕总是默默不语,淡笑的说:“可能是我们的缘分吧。” 以后的日子他两个的书信来往就更多了。这种谈天一直维持了三四个月。这一天,也就是杨明认识柳燕半年的时间,杨明给柳燕写了一封情书,向她表白了。不像以前那么含蓄,没有往日那么模糊。字迹写的十分工整,抄了两份,送给柳燕一份,自己保留了一份…过了三天,柳燕回了她的信,平日柳燕回他的信都很快,但如今…杨明沉思了一会儿,知道这是让柳燕为难了,柳燕父母对她的学业看得很紧,眼巴巴的望着这个贫困的乡村能出一个大学生,而那个大学生就是他们的女儿柳燕…杨明缓缓的打开婴幼儿癫痫能好吗书信,上面写着:“明,收到你的信,我心情很复杂,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想和你一直维持这种关系。一起谈天,一起聊聊最近发生的有趣事情,一起倡导下美好的未来…我们都才十五六岁,这种事情以后再谈好吗?……”杨明知道这是柳燕委婉的拒绝了自己,但一想到自己家庭的贫苦,学习成绩也是一般,平时还好打架,每次都只有让柳燕担心。杨明不敢在往下想,他感觉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杨明心想:“这样也好,等我去了南方,赚了足够多的钱,在回来娶她…一个想法在他脑海中萌生了… “叮叮叮…”下课了… 杨明早就把书本全部都收拾好了,又看看桌子上那本自己最喜欢的建筑学构造书,顺手就拿了放在皮夹克里面,就夺步向教室外冲去。走过了一个长廊,又上了两个阶梯,来到了邻班。“柳燕,柳燕”杨明敲打着她教室的玻璃喊道。柳燕回过头一看是杨明在教室外面叫她,把头狠狠的低下,面颊顿时红到了耳根;柳燕的座位是靠窗户这边,但从来杨明都不来找她。要叫她出来玩时,总是提前写好小纸条。因为他们怕别人说闲话。柳燕没有想到今天晚上杨明会到教室外来叫她,一时心乱如麻。顺口说了句:“你先走,我…我一会儿就来…”下课了,虽然那些男孩子都冲出了教室,但教室里还是有很多女孩子。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走到了柳燕面前小声说:“你先走,我…我一会儿就来。”说完仰头笑了起来,柳燕把头低得更狠了,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全班还在整理学习资料的同学瞬间轰然大笑…… 时间又过了几分钟,杨明在他们两经常约会的河边等着她,他抬头看看那暗淡的月光,又北京那家医院治癫痫病看看随风飘扬的芦苇荡,只听得到潺潺流水声…心情不免有几分惆怅,他想:“这件事要不要告诉柳燕呢?不知道给她说了,她会有怎样的反应?不管了,既然叫她出来,就一定要给她说个明白。”杨明嘟着下巴静静的思索着… 其实柳燕早就站在离杨明七八米的地方,只是杨明思考的太过入神,一时间没有发觉柳燕的到来,柳燕看看这个自己心中既崇拜,又喜爱的男孩,不禁的步伐不想向前,只想留些距离静静的看着杨明就足够了,她知道自己爱上他了,虽然她不懂什么是爱?她只是觉得心里老是挂着一个人,那就叫做爱。她细细的凝视着眼前这个男孩,中等的个头,一双眼睛有时和蔼,有时又有些霸气,浓浓的眉毛,一个潇洒的中分头型,一件皮夹克有些破旧,笑起来总是有两个酒窝。这些都柔柔地印在她的心房,挥之不去… “咦,柳燕,你什么时候来的。”杨明终于发现了她。对着她喊道。 柳燕噗嗤的笑了出来,“我早就来了,只是不知道你想什么想的那么传神,早就把我给忘记了吧,说吧,什么事情?说完我们早些回去,学校马上就熄灯了。”柳燕一如既往温柔的说道。杨明本以为刚才到她班级惹她出糗,她会发脾气,但柳燕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关心自己的事情,心中不禁一荡,打了个冷颤,风催过,泪欲出…杨明把自己的皮夹克脱下给柳燕披上,柳燕连忙说道:“没事的,你穿着吧,我不冷。”柳燕准备把皮夹克还给杨明,但杨明双手按着柳燕的肩头,眼球转了两圈,苦笑的说道:“叫你穿你就穿上,不准三八。”沉默片刻,两人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终于,还是柳燕先说了话,柳燕问道:南昌癫痫临床治疗方法“杨明,到底什么事情,我看你神情有些不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柳燕看着杨明追问道。杨明拉着柳燕借着一丝月光顺着河边跑去。柳燕一边跟着杨明疯跑,嘴里一边说:“杨明,你要带我去哪里?太晚了,马上宿舍就熄灯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杨明没有回答,一个劲跑,过了一会儿,杨明停了下来。两人都气喘吁吁… “你看。”杨明指着脚下说道。柳燕低头一看,是一堆木柴,放在河边。有些枝头掉在河里,都浸湿了。不禁感叹:“这么大一堆木柴是谁找的啊?”然后眼神又向杨明瞧去,杨明微微笑开了。“是你,你找这么多木柴干吗?”柳燕疑问的盯着杨明。“柳燕,今晚不要回学校了好吗?”杨明突然说道。“为什么啊?怎么了?”柳燕更加的迷惑了。杨明转过身子,不敢看柳燕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寒风呼啸而过,河面泛起了浪花,仿佛点滴都浸到杨明的血液里,把他的血液都禁锢了。“你看着我。”柳燕一把扯过杨明说道。杨明大声的说道:“我要出去打工,我不要学习了,我要去大城市,我要赚更多的钱,我要娶你。表哥小学毕业后都出去赚钱了,而我却还要用父母给我的钱。”柳燕一下子愣住了,眼泪从那双美丽的眸子里夺眶而出…一时间柳燕不知道说什么,她知道杨明是个牛脾气,一旦决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那一晚,河边升起了篝火,而且一夜通明,女孩坐在河边依偎着男孩,唱起了青春的舞曲…他们聊了很多…男孩拿出了那本建筑学书籍,里面夹得全是他们俩来往的书信,他一封封的打开念给女孩听…泪水浸湿了男孩黑色的牛仔裤…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wzdq.com  江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