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第九章【恋爱中的皮卡丘】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来源:江山文学网   时间: 2019-09-11

第25节:悠池的移动城堡

故事NO。7

皮卡丘情感对手:班里的借读新生:悠池

皮卡丘情感温 度:摄氏60。C

故事线索:悠池是前来借读的新生,他因为脸上的麻麻,被其他人拒绝做同桌,好心的皮卡丘收留了他,孤独的皮卡丘和悠池建立起了真诚的友情。但是,当悠池变得完美起来之后,皮卡丘采取了怎样的态度呢?

悠池的移动城堡

邱佳在班里是个独来独的人,不象其他的女生,她们无论上学和放学,总是喜欢出双入对勾肩搭背的。

她们自称为死党 或是好朋友。

死党 们都组成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坚固城堡,别人难以进入,因为他们自有自己的语言符号和心照不宣的快乐。

对于邱佳来说,她周围那些"城堡"神秘而又温 馨。

但温 馨只是属于城堡内的人,不属于她。

经过N多次试图进攻某个城堡均遭遇拒绝之后,邱佳已经习惯成为独行客了,她经常默默无语,专心地做自己的事情,或是想自己的心事。

好在有黄瓜这个同桌。

黄瓜虽然长相有点衰,脑子却很活络,嘴巴也很甜,在女生中人缘不错。最重要的是,黄瓜对邱佳非常善意和友好,经常拯救邱佳于各类尴尬的局面中。

没心没肺的邱佳,对黄瓜的善心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她倒是经常和黄瓜斗嘴,或是逼着黄瓜讲笑话来供她消遣开心。在邱佳的严格要求下,黄瓜的口才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

就在昨天,邱佳因为掉了50块钱巨款,遍寻不着而痛苦不堪之时,黄瓜语重心长地叫着她的绰号说,皮卡丘,你知足吧,你要比我富裕了!

"我家很穷,穷到全家只剩下钱,其他什么也没有。爸爸忙着算钱,妈妈忙着扫钱;我们晚上睡觉没有被子盖,只好盖钱;晚上我做功课的时候,只能利用烧钱的光线看书,所以近视读数才这么深哦……"

邱佳笑了起来,"啪"地打了黄瓜一拳,骂他神经病。

可是黄瓜说他被打伤了,牙齿痛!

看着黄瓜那副龇牙咧嘴的样子,傻傻的邱佳开始有点相信他了,她疑疑惑惑地说,我没打你的牙齿呀,我只是打了你的肩膀一下。

黄瓜说,肩膀上的神经和牙齿神经是息息相关的,哎呀,痛死了!

就这样,黄瓜龇牙咧嘴地痛了一上午,害得邱佳心里有点惴惴不安起来,几乎就相信了那个关于肩膀神经和牙神经的鬼话。

放学的时候黄瓜才告诉邱佳,别担心了,他的牙齿通常是一年痛两次,一次痛6个月。

下午黄瓜就没来上课。

邱佳有点心事重重地想念起了黄瓜来,总觉得身边空着个位置,心里也空荡荡的。

"喂,皮卡丘,和你商量件事儿行不?"有人跑过来用亲热和央求的语气和她说话,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酷儿。

邱佳看着酷儿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猜测这丫头一定是又遇上了帅哥了。

酷儿问邱佳,鱼头能不能坐黄瓜的位子?问话的语气礼貌极了,似乎很怕被邱佳拒绝似的。鱼头是酷儿同桌,是个很老实的男生,平时寡言少语,不过数学超级棒。

面对酷儿突如其来的亲热,邱佳觉得十分不习惯。

以前,邱佳十分羡慕酷儿和冉小渝这一对死党 对话的有趣和生动,她想法接近她们,甚至厚着脸皮想打进她们的"城堡"中,但是,酷颠痫病有预防药吗儿和冉小渝对她总是保持着距离。

其实邱佳后来都明白了,她们心地都不坏,只是嫌邱佳太肤浅和幼稚了,说不到一块儿。

"酷儿,鱼头不是和你一起坐得好好的吗?干吗叫他来和我坐啊?再说,明天黄瓜就回来了,那他坐哪儿啊?"

邱佳眨着眼睛问酷儿。

伶牙俐齿的酷儿并未被邱佳问倒,她笑眯眯地对邱佳说,黄瓜明天不会来的,他的牙周炎已到了要动手术的地步了,刚才她在老班的办公室,正好黄瓜妈妈打来电话,说要请10天假。

"啊!动手术?"邱佳很吃惊,想到黄瓜要挨刀子,心里不禁很是恻隐。

"皮卡丘,其实让鱼头坐过来,对你很有好处哎,他数学好,你又不懂的题目呢,就尽管问他好了……"

"好啊。"邱佳用赞同的口气,脆脆地回答。

真的,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以前就听女生们说过,酷儿连数学考试都经常得到鱼头的"帮助"哦!

看到邱佳答应了,酷儿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她竟然亲热地摸了摸邱佳的椰子头,高兴地说,谢谢你呀皮卡丘!

过了一会儿,鱼头提着书包过来了,他走到邱佳面前,嗡声嗡气地问道:

"我可以坐这里吗?"

邱佳没看他,只是点点头。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开始觉得后悔。说实话,鱼头说话的强调和声音她都不喜欢。

不过她实在是没办法了,刚才已经答应了酷儿,不好意思再反悔了。但愿黄瓜早点回来上课,邱佳相信黄瓜能把鱼头赶走的。

邱佳感到有点蹊跷,酷儿为什么急于把鱼头推过来坐呢?

她是个心里有疑问就憋不住的人,于是忍不住就跑去问酷儿,酷儿正在和死党 冉小渝一起神秘地说着什么,见邱佳来了,立即中断话题。

邱佳见了,感觉自己似乎是贸然闯进城堡的一个外人。

听了邱佳的问题,酷儿拍拍邱佳的肩膀说,其实也没啥,她并不是讨厌鱼头,只是和鱼头坐在一起,每到做数学题和考试的时候,都习惯性地想依赖他,她实在是害怕长期这样下去,对自己的学习 没有好处。

酷儿说得头头是道,邱佳连连点头。

第26节:黄瓜果然没来上学

不过她要酷儿答应,等黄瓜回来的时候,还是让鱼头回到这里。酷儿似乎要急于把邱佳打发走,连声说好的好的,没问题!

邱佳在转身离开她们的那一瞬间,看见冉小渝一脸诡异的笑容。

第二天,黄瓜果然没来上学。

但是,大家都看到,邱佳的新同桌并不是鱼头,而是一个叫悠池的男生。而鱼头呢,还是和酷儿坐在一起。

昨日场景回放――

当邱佳回到自己座位上时,上课铃响了。

班头走进来的时候,身后似乎跟着一个身材高高的男生,邱佳听到旁边的女生在议论说,这是来我们班借读的,曾是八中有名的帅哥。

奇怪,为什么她们的消息总是要比邱佳灵通?

其实没什么奇怪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城堡"是悄悄传递小道消息的一个个据点,就像是古代传递战争消息的烽火台,邱佳既然不在城堡里,自然就会消息不灵了。

邱佳心里正在想,帅哥就是容易接近明星待遇啦,人还没到,连尊姓大名、出处哪里都被人打听得一清二楚,甚至家中七大姑、八大姨、猫猫狗狗的都会暴光。

神志不清,口吐白沫,要怎么为孩子治疗癫痫病呢?

班头在讲台边宣布说,这是来我们班借读的悠池同学。

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盯着班头身后的那个身影,因为教室门口朝南的缘故,而且昨天的天气实在是晴好,�光灿烂,所以那个挺拔的身影处在逆光中,引起女生们无限的遐想。

班头宣布完毕,就闪开身让那个神秘的身影走近大家。

"老师老师,就让悠池坐我旁边吧,正好有空位!"酷儿用力拍着原本属于鱼头的座位,大声地对班头说。

邱佳这时候才明白中了酷儿圈套,好在她已习惯。

帅哥走过来,连走路姿势都那么好看!

突然,大家都哗然起来,邱佳也看到了引起大家哗然的原因了――远看是完美帅哥的悠池,走近了一看居然是个麻麻脸!

女生们都用幸灾乐祸的眼光看着悠池像个绅士一样站在酷儿身边向她致谢,酷儿不得不站起来,让悠池走进靠墙的那个空位子。

酷儿脸上的表情,比哭还要难看。

"谢谢你!"悠池面带微笑、风度优雅地说。

"唉――"女生们都忍不住为他的麻麻脸扼腕叹息。

下课之后,酷儿气呼呼地冲到鱼头面前,不由分说就用命令的口气,叫鱼头收拾好书包坐回去,鱼头便乖乖地收拾书包。

邱佳扭头看,悠池毫无知觉地低头坐在座位上写着什么,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哦,他低头的时候,看起来很舒服很好看。

鱼头在酷儿监督下,拎着书包垂头丧气地走了。

眼看着鱼头距离悠池越来越近,邱佳不禁为悠池担心起来。

她看到鱼头站在悠池面前说了一句什么,悠池抬头诧异地看着鱼头。酷儿忙替鱼头解释起来,邱佳听不清他们的对话,只看到酷儿的嘴巴噼里啪啦的。酷儿说完了,悠池便点点头,站了起来收拾起自己的书包来了。

邱佳真佩服酷儿的口才呀!

可是,麻麻脸的悠池为什么拎着书包朝自己走过来了呢?

"对不起,刚才酷儿说,这里才应该是我的座位,我想问问,我可不可以坐在这里?"悠池微微地弯了弯腰,很礼貌地对邱佳说。

邱佳毫无思想准备,慌张又胡 乱地点了点头。

等她发觉黄瓜的座位已经被悠池占据的时候,她似乎才反应过来。

"喂,我的同桌病了,过几天就回来,到时候你要让开的喔!"邱佳话到了嘴旁,还是咽了下去,因为她从悠池的侧面,看到了一丝忧郁的表情。

大约是感应吧,悠池也抬起头来,麻麻脸上露出微微一笑。邱佳忍着内心的不适,也勇敢地回了他一个友好的笑容。

就这样,邱佳的新同桌,在一天之内,由鱼头又换成了悠池。

对于这件事情,很多女生都说酷儿不应该,就连冉小渝都趁着上体育课男女分开训练的机会,跑来特意慰问和表扬邱佳:

"皮卡丘,你真是个富有同情心的孩子!"

酷儿脸上有点挂不住,就向邱佳解释说,有的人离开了你才知道应该珍惜,对于鱼头,她也有这样的感情,所以才……

"酷儿,你别说了!"邱佳打断了酷儿,直言不讳地说,"我知道悠池的麻麻脸让你看了不舒服,我也有这样的体会。但是,我们不能这么自私,总是顾及到自己的感受而忽略了别人的感受吧?你想想吧,换了你是悠池,因为自己的生理缺陷而被人排斥,你心里不会感到很难过吗?"

说到这里,邱佳的声音有点哽咽起来。陕西中际脑病脑科医院神经内科怎么样?

她是从悠池的遭遇,联想到了自己,虽然自己不像悠池那么惨,但是不也是一直受到排挤和孤立的人吗?

她是能够体会那种忧郁和悲伤的情绪的呵!

周围很安静,大家都看着酷儿。

"好了好了,我就是自私,人本来就是自私的么!我从来都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的,怎么样吗?至于别人,我才没空去替他操心。"

酷儿气呼呼地说完,就跑了。

"唉,皮卡丘,我们都是自私的孩子,你不是!你的确能做到我们所做不到的事情。"冉小渝拍拍邱佳的肩膀,叹了一口气。

悠池在班里显得挺孤立的,没人有兴趣和他交 朋友聊天,毕竟麻麻脸看着有点吓人的哦。

也许冉小渝说得对,他们都是些自私的小孩。

悠池每天下了课都坐在座位上安静地看书,长长的腿在桌下面似乎都不够放的,一直伸展到前排的凳子下面。

第27节:一个爱憎分明的人

邱佳也挺郁闷的,她想念黄瓜。

"喂,悠池,我肚子饿了。"

邱佳实在忍耐不住没有黄瓜在耳边呱噪的寂寞,便拿出平时对待黄瓜的口气来冲着新同桌发飚。

"恩?"

悠池抬头看着邱佳,眼里流露出不解的神情。

邱佳再次在心里发出无声的叹息――如果没有那些刺眼的麻麻,这真是一张完美的脸哦!

悠池的眼神温 柔纯净,像羊羔的眼睛。

"我是说,反正你腿长,替我跑个腿买点好吃的好不好?"邱佳嬉皮笑脸地对悠池说,顺带把10块钱丢在了他面前。

对于"衰哥",邱佳从来就是毫无顾忌的。

"好的,没问题。你喜欢吃什么?"悠池爽快地说。

"好丽友派!"

悠池迈开长腿走出教室去给邱佳买好丽友派,看着他挺拔的背影,邱佳刹那间有点恍惚起来,差点就把他当作是一个真正的帅哥了。

真正的帅哥,对于邱佳来说,从来就是遥远而高不可及的风景。

因为他们在受到太多宠 爱的同时,也受到太多�}扰,所以看上去无一不矜持而冷漠,甚至做作得不象常人,让邱佳见了不由得会退避三舍,却又心怀接触不到美好风景的无限惆怅……

悠池很快就回来了,除了好丽友派,还有邱佳最爱喝的麦味奶,外加一个彩色透明的天线宝宝棒棒糖。

"咿,你怎么知道我爱喝麦味奶?"邱佳睁大眼睛,惊奇地说,接着她又发现了棒棒糖,"啊哈,好可爱呀,天线宝宝!"

邱佳吃得"啊呜啊呜"好快乐哦,悠池看着邱佳,笑得像哥哥。

他没要邱佳的钱,说他请客。

邱佳再次深切体会到,和不帅的男生做朋友,实在是好处多多,他们真实而本色,善良而诚恳,而且总是那么慷慨大方。

数学老师发下测试卷,邱佳拿在手中,羞愧得抬不起头。

悠池刚来,没参加这一次测试,他看到邱佳面前的试卷,虽然她试图用小手把分数遮挡起来,但他还是看到了试卷头上那个鲜红淋漓的红色阿拉伯数字:37!

这堂课是试卷评点,老师在黑板前费力地讲着,邱佳费力地听着,两眼迷茫。

悠池微微地蹙起眉头。

下了课,邱佳埋头订正试卷,涂涂画画而不得要领,试卷的空白边缘像银川哪个医院治癫痫好是成了她涂鸦的地盘,邱佳几乎要绝望了。

这时,一把温 和的嗓子告诉她,第三题她走了很长的弯路,其实很简单。

邱佳有些意外地看着悠池。

悠池微笑了一下,在草稿纸上列了一个公式,然后把题目带入,答案还没出来,邱佳就高兴地叫起来说:

"哦,知道了,果然很简单!"

她拍拍自己的脑门,在第三道题的旁边,唰唰地写下订正。

让邱佳感到惊奇的是,悠池的讲解,居然比数学老师还高明易懂,面对数学题目,她从未有像今天这般轻松和充满自信。

"你在原来的学校,一定是数学天才吧?"邱佳满心佩服地问他。

悠池谦虚地笑了笑说,数学的确算是他的强项。邱佳心里明白,鱼头的数学王子地位就快要不保了。

鱼头不会像悠池这么耐心,也没有悠池这样的口才,鱼头只会把现成的答案给酷儿抄。

悠池却不是这样,他会很高明地让邱佳自己找到解题的最佳途径和答案。

现在,邱佳和悠池之间的关系,真正发展为友情了,邱佳喜欢和他聊天,到微机室和实验室上课的时候,也总是和悠池坐在一起。不知道从哪天起,邱佳都会在晚上习惯性地给悠池打个电话,胡 乱地说一通话,然后道晚安。

悠池让邱佳感到很舒服很塌实,是那种有了朋友的舒服和塌实。

至于他脸上的那些麻麻,邱佳现在看起来已经十分习惯了,它们已经成了他的一部分,因为喜欢悠池,所以邱佳觉得自己也喜欢上了他脸上的麻麻。

黄瓜病愈回来上课,他看到座位被别人占了不禁有点恼火。

邱佳护着悠池,对黄瓜说,是我愿意和悠池坐的哦,黄瓜你找别的座位吧。

黄瓜无奈,便恨恨地嘀咕了一句:"就算是照顾残疾人……"

因为这句话,邱佳不愿意再理睬黄瓜。

邱佳就是这样一个爱憎分明的人。

五四青年节到了,照样要搞集体活动,周五下午放学前,团 支部书记宣布说,经过班委会和团 支部的讨论,决定在周六组织全班去公园划船。

邱佳最害怕的事情,一是集体体检,二是集体游玩。

体检时暴露出的身高和体重数字,让邱佳觉得很没面子,其他女生都是一米六几或者一米七,而她总是一米五几。体重就更要命,每次她站在磅秤上时,总有人探头过来,用嘲笑的口气说,"哟,这么沉啊!皮卡丘,少吃点啊!"

邱佳就想,MD强烈自卑、强烈自卑!

集体游玩呢,女生之间总是两两组合,凑在一起似乎乐趣无穷,让人看了眼热。偏偏邱佳找不到伴儿,她独自一人晃来晃去,又不能和男生凑在一起,因为他们的玩法实在和她不一样,所以心里总觉得很空虚也很孤独,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

上次班会集体活动邱佳临时装病,让妈妈打电话给班长请假,终于成功逃脱。

"喂,皮卡丘,这次你别再生病了啊!"当着全班人的面,团 支书就冲着邱佳半真半假地大声喊起来。

大家都哗哗地笑着看着邱佳,邱佳脸上有点挂不住,微微地发烧。

今天悠池没骑车,他说车胎爆了,在修理铺,所以放学时,邱佳是和悠池一起走的,走在路上,不停地有女生从后面快步超上来,然后故意装出无意的样子,回头偷看悠池一眼,接着她们就发出惊讶的叫声,然后迅速闪躲到远远的地方去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wzdq.com  江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